梦回90年代意甲:去帕尔玛为了记忆深处的那一抹鲜黄。

为了避开十月博洛尼亚陶瓷卫浴展的人山人海,这次旅行的第一站选择了向北不远的尽管因为长途的飞行忘了火车打卡给意大利老板而罚了款,但是当你从帕尔玛地下的火车站走出来,看见这整座城市的鲜艳奶黄色时,你再次感到生活!

帕尔玛城市不大,走得勤快大半天就可以逛完。由于白天历史中心禁止行车,让这座小城省去了很多的红绿灯,人们惬意享受着在阳光下的漫步,12:00-15:00之间很多的商店关门休息休憩,而4点一过就陆陆续续有人骑着自行车下班或者先来咖啡馆喝上一杯,等待晚餐开始或者去看一场歌剧,这让我知道,意大利人的长长“午休”是真的!

而一到饭店,几乎整个城市的人都沉浸在帕尔玛火腿、奶酪和红酒的美味之中,直到此时,我终于明白安胖子为什么这么留念帕尔玛,作为出身在离帕尔玛不愿的雷角艾米丽人,他在执掌AC米兰时,宁愿做私人飞机往返,也不愿意呆在米兰内洛的围城里!

在帕尔玛的旅行安排了2天,实则有些浪费,不大的城市你感觉都快走了好几十遍!在要离开的第一天傍晚,趁着闲余的时光,看见Google地图右下方不远处的塔尔迪尼球场,一时兴起就直接冲了过去。

离开历史中心不到20分钟的路程,在一个十字路口,塔尔迪尼正门突然就在了你眼前,比起现在的豪门球队主场,这实在有些“迷你的可爱”,可是这里曾经就是当年意甲七姐妹帕尔玛的主场!——一个在电视里看过无数字的地方!我有点怀疑当年布冯他们是不是走着就去了球场,然后和球迷们一起走回了历史中心,大快朵颐地庆祝一顿。

打记忆深处还是喜欢帕尔玛的,当然比不上尤文图斯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但是这个黄白/蓝的球队至少在颜色上还是看得很舒服。

当年也有一堆后来如雷贯耳的球星:布冯、贝纳里沃、卡纳瓦罗、图拉姆、迪诺·巴乔、克雷斯波、基耶萨……等等。

然而今天的豪门早已没落。如今的帕尔玛苦苦地走在破产边缘,因此球场外也几乎没什么人,验票的轧机上积着厚厚的一层灰。由于是临时决定过去,却不合时宜地穿了件尤文图斯第34冠纪念衫,一进门一个大妈级的工作人员就指的尤文队徽指指点点,好像意思要赶出去,后来知道我从遥远的中国“特地”来,态度倒好了许多,任由我独自参观体验。

去过安联的拜仁博物馆、也去过尤文J-Museum,但帕尔玛这个既是博物馆又是工作室的房子实在出其得“小”,只有2-3堵墙上还贴着辉煌时期的帕尔玛球队海报,布冯、森西尼、克雷斯波这些熟悉地名字很快把你带回了那个意甲最美好的90年代。

房间的一角是工作人员的办公室,白头发的好像算个管理人员。幸好我很快就认出了门上“GG”的签名,即使亮明了“蒂尼的身份”也还招来善意的眼光。而在一张大会议桌后是教练的一角,安切洛蒂、普兰德利、多纳多尼,这几个熟悉的名字曾经都在这里起步。

偶尔喵到的一张2016-2017的赛季表多少让人有些唏嘘,老实说我都不知道帕尔玛现在再踢哪个级别的联赛,看赛程也是有比赛一阵,没比赛一阵的,倒是一个小球员在录指纹拍半身照,多少让人感到安慰,帕尔玛至少还后继有人!

没有络绎不绝的球迷参观,俱乐部的管理自然不严,这倒让我肆意地参观,看完可这个屋子,自然想去球场看看,连票都不要,开个后门直通球场的入口。

最近应该是没有比赛,所以球场的一楼在装修,通往二楼的走廊边的“油画”倒是和先前帕尔玛踢球的艺术气质很相称。

推开二楼的房门就是塔尔迪尼球场,尽管已经不在顶级联赛行业,但是夕阳下的球场依旧十分漂亮,尤其是草皮的质量,堪称豪华,坐在离教练席不到5米的地方,耳边回响的依旧是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和一张张熟悉的脸。

“你看看那个守门的小孩,他无所不能。”——这是安切洛蒂接收帕尔玛的线的“小将”,如今已经年过38,并且还能跻身今年金球奖的第九!

二楼应该是原来的VIP包厢,酒吧等设施一应俱全,连开新闻发布会的座椅还依旧是真皮。不想离去,但又觉得有一次凄凉,绕着球场从北走到南,帕尔玛boys因为是他们最忠诚的团体之一,如今只剩下了发黄的涂鸦,看着后来加出来的座位,想想那是谁的岁月年华!

也许每一次,吉安路易吉·布冯从这里经过回到他的故乡Ferrara时,也许当安胖子在慕尼黑抱怨德国的食物时,他们和我们,都会念起心中的Parma~!

十分感激这位铁杆蒂尼的分享,如果你也希望将宝贵的朝圣分享给更多的铁杆们,请联系我们~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hagoumil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